您的位置: 信息中心->行业信息

     
嘉能可审查140座尾矿坝

2019221日:上海有色金属网

嘉能可首席执行官周三在媒体见面会上透露嘉能可(Glencore)正在审查140座尾矿坝,其中65座处于运营状态,75座已关闭。过去3年,该公司通过并购和有机增长,积累了大量的TSF(尾矿储存设施)资产,并对所有的尾矿储存设施进行了详细的评估和审计。

嘉能可表示,这是采矿业的一个问题,他们支持TSF分类系统和外部审查要求,并向相关投资者披露。

嘉能可在尾矿坝中聘用了最好的专家,正与他们密切合作,就如何保护尾矿坝向公司提供最好的专家建议。最大的问题是上游大坝,我们正与专家密切合作,以确保这些大坝的安全。

巴西已禁止新建上游大坝,并下令在2021815日前关闭现有上游大坝。

矿业巨头必和必拓周二还支持成立一个独立的国际机构,监督尾矿坝的建设、完整性和运营。其CEO Andrew Mackenzie表示,作为一个行业,我们现在必须加倍努力,确保此类事件不会发生。

力拓周三也披露了有关尾矿设施的信息,透露其全球标准正在审查中。该公司在32个场址拥有100个尾矿设施,加上36个已关闭或正在修复的尾矿设施。在这100个项目中,有21个是上游尾矿坝。

2019-02-217 查看详细+
2018年国内铜板带加工行业情况通报

20190220日安泰科资讯     作者: 安泰科铜研究团队

 

2018年是国内铜板带行业总体运行良好,产量增速大大快于铜加工行业平均水平;产能利用率有所提升,产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出口增长快于进口,净进口量持续收缩,但出口量仍远小于进口量。

 

1.行业生产运营良好,产量增长快于产能

 

根据安泰科统计,2018年我国铜板带排加工行业产能将近462.6万吨,同比增长5.19%;产量354万吨,同比增长8.59%2018年综合产能利用率约75%,较2017年的72.65%,提高2.35个百分点。

 

安泰科选取20家主要铜板带企业(不含铜排生产商),对其产能、产量情况进行重点观察:总产能172.3万吨,同比增长10.80%;总产量155.5万吨,同比增长12.50%;平均产能利用率为67.90%,较2017年小幅提高1.02个百分点。可以看出样本企业产量增长幅度大于产能增长幅度,企业经营情况好于行业平均水平。

 

2.产能继续扩张,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

 

根据安泰科调研情况,2018-2020年国内合计将新增产能约96.3万吨,产能将在2018-2020年陆续获得释放,其中2018年投产产能约26.3万吨。

 

铜板带行业的产能扩张,主要集中在大中型企业,例如:楚江新材2019年将增加约7.5万吨产能;华中铜业高精铜板带箔二期6万吨扩建项目已于201811月试生产,产品包括框架材料、铜铬系列材料、锡磷青铜板带、白铜板带等;花园铜业6万吨1320mm超宽幅精密铜板带项目,2018年底在浙江东阳投产。

 

安泰科统计的20家样本企业,2018年的产能占比为37.25%,比上年提高2.59个百分点;产量占比33.05%,提高1.15个百分点。产能和产量占比均有提高,显示行业集中度得到进一步提升。

 

3.出口增长快于进口,但出口量远小于进口

 

2018年,中国铜板带贸易量17.69万吨,同比增长4.67%

 

进口方面,2018年进口各类铜板带共计13.38万吨,同比小幅增长0.6%;进口额12.98亿美元,同比增长12.67%;进口均价9.70美元/kg,同比增长11.62%

 

日本和韩国一直是中国各类铜板带材进口的两大主要来源地,2018年从日本和韩国分别进口了4.11万吨与3.00万吨,合计占进口总量的53.10%;其他的主要进口来源地还有德国、台澎金马关税区、美国、荷兰等,前10大进口来源地合计进口铜板带13.20万吨,占当年总进口量的98.62%

 

出口方面,2018年出口各类铜板带共计4.31万吨,同比增长19.72%;出口额3.59亿美元,同比增长25.09%;出口均价8.34美元/kg,同比增长4.64%。出口单价远低于进口,显示出口产品的档次仍有待提高。香港和日本一直是国内各类铜板带出口的主要目的地,2018年分别出口7849吨、6130吨,合计占出口总量的32.40%;其他的主要出口目的地还有马来西亚、印度、越南、台澎金马关税区等,前10大出口目的地合计出口量37781吨,占比为85.60%

 

2018年净进口量9.07万吨,比上年减少0.63万吨,呈持续收缩趋势,显示随着国内铜板带行业生产技术水的提升,正逐步实现进口替代,对进口铜板带的依存度正在降低。同时,在铜加工材总进口量中(以实物量统计),铜板带排比重为62.62%,是铜材中最大的进口产品,说明国内在高端铜板带产品方面还有较大的市场空间和发展潜力。

2019-02-216 查看详细+
肖亚庆到黑龙江央企调研

20190220  国务院国资委网站  

 

217日,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副主任任洪斌赴黑龙江调研中央企业,了解企业开年之初经济运行情况、全年生产经营任务安排。肖亚庆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黑龙江时重要讲话精神,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打硬仗、啃硬骨头,以更实的措施推动企业深化改革、创新发展,加强央地合作,为东北全面振兴作出更大贡献。

 

 肖亚庆在哈电集团锅炉厂调研燃烧技术中心、重型容器分厂、管子二分厂时强调,要紧紧围绕企业改革发展目标,找准问题、找准市场,对标先进、对标一流,下决心打好企业生存保卫战、改革攻坚战、转型发展突破战。要把准科技创新方向,明确科研攻关重点,加大科研成果产业化转化力度,为企业转型升级提供有力支持。

 

 在中铝集团东轻公司,肖亚庆走进中厚板厂、中铝中央研究院、机电工程公司,与干部职工深入交流,充分肯定企业党组织带党员创效、党员带群众创新的“两带两创”做法,强调要把企业党建工作和生产经营有机融合起来,党员既要政治过硬、还要本领过硬,在攻坚克难的关键时期要把最艰巨的任务扛起来、最难啃的骨头啃下来。要大力弘扬严、细、实作风,把每一个岗位、每一个环节、每一个标准都抓实抓细抓出实效,让老企业焕发新活力。

 

 肖亚庆到航空工业集团哈飞公司,调研了铆接车间、总装车间、哈飞通用、试飞站。他强调,要全面深化军民融合,发挥重点项目的集成带动作用,推进与地方国有企业、民营企业产业链上下游配套协作。要在继续推进企业生产模块化、自动化、智能化的基础上,加大创新攻关力度,提升系统集成能力,着力建设数字化企业,以更好适应新一轮科技创新和产业变革,夯实高质量发展基础。

 

 调研期间,肖亚庆同黑龙江省委、省政府领导就深化国企改革、加强央地合作、助力黑龙江全面振兴等交换了意见。

 

 航空工业董事长谭瑞松、哈电集团董事长斯泽夫、中铝集团总经理余德辉、中国商飞董事长贺东风,国资委有关厅局负责同志参加调研。

2019-02-2021 查看详细+
“星期四铁帽”铜矿取得技术突破

2019220日:自然资源部

斯泰夫利矿业公司(Stavely Minerals)宣布,其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星期四铁帽”(Thursdays Gossan)铜金矿项目取得重大技术突破。

公司钻探至645米深处时见到斑岩铜矿的重要指示矿物斑铜矿,这是首次见到该种矿物。

公司总裁克里斯·凯恩斯(Chris Cairns)表示,样品分析结果将在2月底3月初公布。

该钻孔目前向800米深处钻进,目标是1000米深。

凯恩斯表示,如此深度对于一个初级勘探公司来说不容易,但是这的确是一个大的斑岩铜矿。

公司曾钻探到314米厚、铜品位0.11%的矿化,但是没有见到斑岩的钾化核心。

凯恩斯认为,现在还未钻探到核心部位,品位可能会进一步上升。

公司钻探见到了磁铁矿脉,其特征与新南威尔士州的卡迪亚-里奇韦(Cadia-Ridgeway)大型铜矿类似,后者因为有副产品而成为世界生产成本最低的铜矿之一。

凯恩斯对能找到斑岩型铜矿抱有信心,但是需要耐心。该地区地层年龄有5亿年,构造复杂。

目前,该项目推测辉铜矿石资源量2800万吨,品位0.4%,即含有铜11万吨。

2019-02-2021 查看详细+
蒙古哈马戈泰铜矿发现厚富斑铜矿化

2019 02 20  自然资源部     

 

萨纳杜矿业公司(Xanadu Mines)在蒙古南戈壁省的哈马戈泰(Kharmagtai)项目资源量范围之外发现了厚100米的富斑铜矿化(斑铜矿是铜和铁的硫化物矿物,含铜量 63.3%斑铜矿,提炼铜的主要矿物原料之一,常呈致密块状或分散粒状见于各种类型的铜矿床中,并常与黄铜矿共生)。

 

此次钻探在178米深-891米深处见到斑岩型矿脉,并可见黄铜矿-斑铜矿化,富斑铜矿化深度在580米。

 

公司表示,斑铜矿化带一般金品位要高于黄铜矿化带,经济意义更大。

 

露天矿坑开采的概略研究工作将在第二季度完成。

 

该项目距离力拓公司的奥尤陶勒盖铜金矿大约120公里。

2019-02-2019 查看详细+
铜陵有色入选“WFBA2018年度中国著名品牌500强”榜单     世界著名品牌大会(WF-BA)当地时间2月6日在加拿大温哥华公布“2018年度中国著名品牌500强”名单,铜陵有色入选有色金属类品牌企业。
  发布机构表示,本年度榜单的推选,围绕入选品牌的“知名度、美誉度、忠诚度、综合影响力”,结合“智能创造、高质量发展、创新驱动、市场化改革、爱国奉献、实力报国”的新时代内涵,从“知识产权、研发投入、现代管理、市场占有、增长速度、利润水平、产品美誉度、社会责任、国际水平、智能水平”等10个方面共20个指标,对中国内地及港澳台地区共868个品牌进行综合评价和多轮筛选,最终由WF-BA国际专家委员会审核遴选出56类500个品牌。
  这榜单由美中经贸投资总商会(USCGC)、世界品牌组织(WBO)、世界企业研究会(WWRA)、欧美亚工商界投资开发联盟(EAAIU)、亚投世界基金管理联盟(AIWFU)、全球战略经济发展委员会(GSEDC)等机构联合推选。
  2019年WFBA世界著名品牌大会第13届年会将于11月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入选企业将有机会获邀在阿根廷、美国、加拿大、中国(北京、香港、澳门)、法国等地推介企业品牌和国际合作项目等。作为非官方、非盈利及开放性的国际专业会议组织,世界著名品牌大会每年举办年会1次、月会11次。自2004年以来,其已在中国香港、中国澳门、泰国曼谷、马来西亚吉隆坡、印尼雅加达、新加坡、日本东京、韩国首尔、中国北京、美国纽约、法国巴黎、加拿大温哥华等地举办过12届年会、132次月会。
2019-02-1935 查看详细+
有色行业:2018年运行情况与2019年工作重点

20190218日中国有色金属报 

 

21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了2018年有色金属行业运行情况,并提出2019年行业重点工作。

 一、行业运行基本情况

 (一)产量平稳增长,投资有所恢复。2018年,十种有色金属产量5688万吨,同比增长6%,其中,铜、铝、铅、锌产量分别为903万吨、3580万吨、511万吨、568万吨,分别同比增长8.0%7.4%9.8%-3.2%;铜材、铝材产量分别为1716万吨、4555万吨,分别同比增长14.5%2.6%2018年,有色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2%,其中,矿山采选投资同比下降8%,冶炼及加工领域投资同比增长3.2%,由规模扩张转向加大环保、安全等技改以及高端材料、新技术等研发。

 (二)价格高位震荡回落,行业效益大幅下降。2018年,铜、铅现货均价分别为50689/吨、19126/吨,同比分别上涨2.9%4.1%,涨幅同比回落分别为26%22%,铝、锌现货均价分别为14262/吨、23674/吨,同比下降1.8%1.7%。规模以上有色企业主营业务收入54289亿元,同比增长8.8%;利润1855亿元,同比下降6.1%,其中,采选利润416亿元,同比持平;冶炼、加工利润分别为679亿元、756亿元,同比下降分别为10.2%5.6%,尤其是铝行业利润同比下滑40.1%,成为拖累行业效益的主因。

 (三)进出口形势有所变化,境外投资取得积极进展。全年出口未锻轧铝及铝材580万吨,同比增长20.9%。随着禁止洋垃圾入境政策实施,废铜进口同比下降32.2%,精铜进口同比增长15.5%。海外资源开发积极推进,中铝集团、五矿集团、中金岭南、魏桥等境外项目取得新进展。

 (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行业转型升级不断加快。控产能、调结构取得成效,330多万吨电解铝产能通过产能置换转移至内蒙古、云南等能源丰富地区,中铝集团整合云南冶金,山东魏桥控股鲁丰股份等联合重组不断推进。去杠杆取得进展,行业资产负债率62.2%,同比下降0.6个百分点。补短板不断加快,7050全尺寸铝合金厚板获得装机许可,铝空气电池、纳米陶瓷铝合金等实现产业化,铜、铝等冶炼能耗不断下降,绿色发展水平不断提高。

 二、面临的问题

 (一)成本上涨、消费不振,行业运行压力不断增大。从生产端看,受矿产、原料、煤炭、电力等原辅料成本普遍上涨以及环保投入不断增加等影响,2018年,行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成本高于工业平均水平3.97元,同比增加0.58元,尤其是电解铝平均综合成本大幅提升。从消费端看,房地产、电力、汽车、家电等传统消费领域持续走弱,量大面广、带动性强的新兴应用领域有待拓展。此外,民营企业是有色行业的重要组成,但由于融资成本高、非经营性负担重,在承担重大项目等方面仍存在壁垒,发展压力较大。

 (二)低端过剩、短板突出,产业结构深层次问题凸显。严控电解铝新增产能任务依然艰巨,部分中低端加工领域存在产能过剩风险,锂盐、三元材料前驱体等新兴领域也出现阶段性产能快速扩张。高端材料及绿色冶炼存在短板,航空航天、集成电路用关键有色材料仍依赖进口,2018年,铝材进口单价是出口单价的1.9倍,部分冶炼行业实现特排限值要求还缺乏产业化技术支撑,污染防治仍是制约行业绿色发展的重要瓶颈。

 (三)国际贸易形势复杂,发展环境日趋严峻。随着全球经济走势不确定性因素增多,贸易摩擦的实质性影响显现,铝材出口持续增长难以为继,机电、汽车等有色终端消费品出口受阻也将加剧行业运行压力。由于有色金属金融属性很强,贸易摩擦对行业的间接影响甚至大于直接影响,冲击市场信心、价格及投资,影响行业发展。

 三、2019年重点工作

 (一)做优增量,加快有色新材料、新业态创新发展。将民机铝材上下游合作机制拓展为民机材料合作机制,推进落实年度重点任务,跟踪新能源汽车平台建设进度,强化工作督导协调,形成年度标志性工作成果。实施新材料“补短板”,建立有色新材料数据库、行业测试评价中心,完善有色新材料基础体系。同时,推动有色行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建设先进有色金属产业集群,拓展应用领域,探索行业发展的新模式、新业态。

 (二)优化存量,提升产业链智能化、绿色化发展水平。制定有色金属智能矿山、工厂建设指南,指导行业智能标准化建设。围绕铜、铅锌、钨、镁等传统产业在绿色冶炼、超低排放、废渣无害化处置、资源综合利用等方面的绿色制造短板,加快适用技术研发及推广,指导部分产业集聚区开展技术供需对接,引导企业加快绿色发展。

 (三)统筹政策,促进行业规范发展。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继续保持严控电解铝新增产能的高压态势,严格落实产能置换,通过市场化和法治化方式,引导氧化铝、电解铝产业高质量发展。加强政策协调和服务,协调推动行业降成本,形成国企、民企互为促进的发展格局,巩固中俄合作机制,完善对外合作平台,引导行业应对贸易摩擦、深化国际合作。修订发布行业规范条件,改革管理方式,强化规范条件在推进行业技术进步和规范发展的引导性作用。加强热点问题分析,稳定市场预期,促进行业平稳运行。

2019-02-1941 查看详细+
紫金矿业:努力向全球一流矿业公司迈进

20190218 紫金矿业    

 

212-14日,紫金矿业召开2019年工作会议。大会的主题词是“新时代、新作为、新跨越”,号召全体干部职工凝聚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伟大旗帜下,不断在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伟大事业中,书写紫金矿业的新作为,实现新跨越。

 

陈景河董事长在开幕式上作题为《新时代,新作为,新跨越》的主旨讲话。

 

陈景河强调,新时代要有新作为。要按照紫金矿业古田战略实施务虚会要求,以市场的力量和准则大力推动公司体系的全面改革,全面推进国际化为核心的新一轮创业,坚持紫金矿业的战略自信、能力自信和文化自信,坚定不移走创新发展之路。要求公司党委要发挥“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实”的核心作用,要求各级管理层必须要有实现集团战略目标主动进取之心,要求3万多员工始终保持“艰苦创业,开拓创新”的紫金精神,要求解决国际化人才短缺的瓶颈,用现代科技及信息技术武装和改造传统产业,按国际思维和标准弘扬并提升紫金的创新能力。

 

陈景河强调,新时代要实现新跨越。紫金矿业要实现向全球一流矿业公司的新跨越,国际化是集团最重要的发展方向。要在控制世界级矿产资源方面实现跨越;主要矿产品产量和效益要与全球一流矿业公司相媲美;要具有世界一流的管理和运营能力,技术创新和应用能力,得到市场、项目所在地及员工广泛认同的企业文化。

 

陈景河要求,2019年,紫金矿业要继续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的科学论断,继续执行“抓改革、稳增长、促发展”的工作主线。一要继续坚持资源优先战略,在并购和勘查上继续作为,持续关注符合公司发展战略的优质矿产资源,重点关注黄金资源的并购。二要高度重视企业经营风险和负债率问题,重视利用资本市场。三要全力推进已经并购的具有重大影响力项目建设,以最快速度使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效益优势。四要重视企业的风险防控,包括战略、投资、安全环保和法律法规风险防控。五要建立在良好的适应和开拓市场能力、持续的创新能力、高效的运营管理能力和优秀的企业文化等基础上,推动公司可持续发展。

 

陈景河指出,紫金矿业的事业才完成第一个阶段,更大规模、更高层次、更激动人心的伟大事业才刚刚拉开序幕;海外项目的矿产品产量和利润贡献率超过国内将很快成为现实,一个国际化的大型跨国金属矿业公司正在逐步形成;我们现在的条件已经远好于公司初创时期,只要我们能够继续保持创业初心,迸发新的创业激情,就一定能够实现紫金的全球矿业梦!

 

蓝福生总裁在会上作题为《加快国际化进程,实现高质量发展,努力建设国际一流矿业集团》的工作报告,全面总结了2018年工作,分析了存在问题,并对2019年生产经营工作进行了系统的部署。他要求,一要加强党的领导,继续深化改革引领企业高质量发展;二要持续打牢本质安全基础,积极提升环保生态品牌;三要加快推进国际化发展,全力做好集团新增长极项目的运营和建设;四要持续强化生产经营管理,精准施策确保经营业绩稳定增长;五要坚持资源优先战略加大地质勘查力度,推进项目建设持续释放新产能;六要增发A股优化资产结构,夯实财务物流等基础管理工作;七要加大国际化人才队伍建设力度,培育高水平技术工人队伍;八要坚持科技创新驱动发展,全面加强信息化建设;九要加强企业文化建设,从严治企推进反腐倡廉工作。

 

监事会主席林水清主席在开幕式环节做监督和反腐报告。他指出,2018年,企业监督工作的相对独立性和有效性及监督责任得到加强,干部职工廉洁从业意识得以提升,风清气正态势不断向好,监督工作取得明显实效。2019年,监督系统将继续贯彻落实集团深化改革精神,强化监督工作有效落实。一是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从严治企新要求。抓好党员队伍、管理干部、关键敏感岗位员工等“三支队伍”的监督管理。二是持续强化对重大事项的监督。三是加大对基础管理的监督力度。四是加强对境外项目的监督。五是不断提升风险防范能力和内控水平。六是整合资源联合推动问题整改。七是持续加强监督队伍自身建设。

 

上杭县委书记傅藏荣充分肯定了紫金矿业2018年各项工作成果,并对加快紫金矿业跨越发展提出了五大期许。一是要坚持党建引领促发展。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积极探索企业党建工作新路子,积极推动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与公司的组织机构有机融合。二是要坚持改革创新促发展。大力弘扬改革精神,敢为天下先,坚持改革开放、创新引领。三是要坚持精细管理促发展。积极探索内部管理新模式、新制度,着力构建现代企业经营管理制度。四是要加大本土投资促发展。充分利用紫金矿业的技术优势和品牌优势,积极引资引智,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带动地方经济发展。五是要强化风险防范促发展。傅藏荣表示,只要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团结协作、群策群力,凝心聚力、开拓进取,紫金的明天、上杭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紫金矿业集团领导邹来昌、林泓富、方启学、林红英、谢雄辉、刘强、郭先健等出席会议。

2019-02-1935 查看详细+
德兴铜矿:努力打造世界一流铜矿山

20190215  江铜传媒      作者: 张拥军 

 

 

新年伊始,德铜紧扣公司“三年创新倍增”目标,深度思考和剖析矿山的发展优势,明确了未来一段时期的奋斗目标和主要任务: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一流铜矿山。

 

面对绿色转型、智能发展的铜行业转型升级趋势,德铜主动融入公司“三年创新倍增”的新发展战略,在新的一年,将大力推动“观念、质量、效率、动力”四大变革,统筹推进“改革创新、绿色转型、智能建设、项目保障、多经振兴、人才强企”六大重点工作,不断提升发展水平,不断提高行业地位,朝着更高层次、更高质量的世界一流铜矿山开拓奋进。

 

为实现这一目标,德铜提出增强“五种意识”,即增强大局意识、创新意识、质量效益意识、竞争意识、担当意识;打造“五大卓越能力”,即打造卓越的创新驱动力、卓越的绿色竞争力、卓越的产业发展力、卓越的运营管控力、卓越的团队战斗力;推进“六大纵深突破”,即大力推进改革创新朝纵深突破,大力推进绿色转型朝纵深突破,大力推进智能建设朝纵深突破,大力推进项目攻坚朝纵深突破,大力推进多经振兴朝纵深突破,大力推进人才培育朝纵深突破,为公司实现“三年创新倍增”目标提供支持。

 

2019年,德铜将全力抓好五项重点工作:一是全面从严管控,强化精准治理,推动矿山安全绿色发展。狠抓源头治理,强化考核问责,把风险防控摆在隐患排查治理之前,突出风险的精准识别、分级管控和有效稳控,着力提高隐患检出率、整改率和根治率。二是加快对标赶超,全力提质增效,持续拓展效率效益空间。以“降成本、提效率、增效益”为重点,深化运用全面预算管理平台,在增量上做文章,在管控上寻空间,在载体上求助力,推动提质增效向更高水平发展。三是强化统筹协作,务求精细高效,全面完成年度生产任务。持续增强设备、供销保障能力,均衡稳定高效组织生产。四是加快基本建设,推动多经发展,不断增强矿山发展后劲。5号尾矿库项目要一季度进入全面收尾,二季度达到试生产条件;朱砂红矿区开发项目要完成可研并启动前期准备工作;多经企业要突出主营业务和主打产品,力争在保障主业、开拓发展中有新作为。五是锐意改革创新,凝聚攻坚合力,持续增强矿山发展动能。积极探索流程再造、设备升级、智能改造等精简高效新路径,稳步有序推进“三供一业”移交、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改革工作,修订完善绩效管理制度,激励岗位人员主动增强技能、提升业绩。

2019-02-1840 查看详细+
必和必拓奥林匹克大坝项目寻求75%的铜产量增长

2019218日:上海有色金属网

必和必拓大幅提高奥林匹克大坝(Olympic Dam)铜产量的增长愿望,得到了拥有重大开发地位的南澳大利亚政府的认可。

必和必拓希望将奥林匹克大坝的铜产量提高75%,从每年20万吨增至35万吨。

必和必拓正在为扩建项目进行增长研究,并将在2020年中后期寻求董事会批准一个资本项目。

不过,南澳大利亚的声明对必和必拓来说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因为该公司认为该项目的投资可能高达30亿美元。

这是州和联邦程序的第一步,该程序包括评估与该地点采矿和生产增加有关的潜在社会、经济和环境影响。

奥林匹克大坝资产总裁Laura Tyler表示,必和必拓的目标是通过阶段性且资本效率高的方式,在长期内实现矿山的稳定运营和可持续增长。奥林匹克大坝是世界级的资源,未来数十年有潜力为必和必拓和南澳洲带来价值,特别是考虑到我们对全球铜需求的乐观前景。

必和必拓表示,很高兴南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奥林匹克大坝的发展计划是一个重大的发展,认识到我们对国家的重要性。团队继续细化南部矿区地下开发的目标范围、战略投资的地面处理设施、新技术和配套基础设施。

扩建奥林匹克大坝的计划,将是必和必拓近年来在该地区一系列项目中的最新一个。

2018财年,必和必拓在铜业务上的投资超过6亿美元,主要集中在地下基础设施和地面加工业务上。

201812月,必和必拓启动了一个地下斜坡的运营,改善了南部矿区对高品位铜的供应。

南澳大利亚能源和矿业部长Dan van Holst Pellekaan表示,最新的30亿美元扩张计划可能创造最多1800个建筑工作岗位,另外还有600个运营岗位。

奥林匹克大坝已经是该州最大的采矿企业,为南澳大利亚州提供就业、投资和特许权使用费。

去年下半年,必和必拓在奥林匹克大坝生产了6.5万吨铜,较此前进行冶炼厂维护活动时增长了20%

2019-02-1835 查看详细+
第一量子巴拿马项2019年新矿铜产量14-17.5万吨

2019 02 18  上海有色金属网    

 

第一量子矿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Philip Pascall上周四宣布,该公司在巴拿马的Cobre巴拿马项目正加速投产,预计2019年将是重要的一年。

 

Cobre巴拿马的开发工作已接近完成,目前的重点是建设工作的完成、工艺厂的调试和发电站的扩建调试。

 

第四季度,项目预排完成,工程和采购基本完成,尾矿管理设施土方工程推进87%

 

第四季度完成了两台电站的建设,调试进展顺利。

 

Pascall表示,Cobre巴拿马的启动,加上现有矿山的稳定产量,总产量将在2019年带来显著提高。

 

该公司预计,到2019年,其新矿的铜产量将在14万吨至17.5万吨之间,使今年的总产量达到70万吨至73.5万吨。

 

相比之下,2018年的铜总产量为60.6万吨,2017年为57.4万吨。第四季度铜产量达到158304吨,其中赞比亚Sentinel铜矿的产量达到创纪录的60840吨。

2019-02-1837 查看详细+
中阿产能合作示范园首批企业落地开工

20190214日中国贸易新闻网 

 

 作为全球首家“一带一路”产能合作园区,中阿产能合作示范园是落实中国与阿联酋两国领导人重要共识、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重大合作项目。示范园位于阿联酋阿布扎比哈利法工业园区内,距阿布扎比市中心60公里,距迪拜市中心80公里。示范园一期规划建设2.2平方公里启动区,二期预留用地10平方公里。

 

 此后,中阿产能合作示范园交由江苏省落实推进,中江国际集团联合苏州工业园区、江宁、扬州、海门4个国家级开发区共同组建江苏省海外合作投资有限公司,具体负责示范园投资开发和运营管理。如今,示范园各项工作进展顺利,相关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全面展开,已有16家企业签署了投资框架协议,首批企业已经落地开工,涉及建材、化工、新能源等多个行业,投资总金额逾64亿元人民币。

 

 政企联动服务产能转移

 

 中阿产能合作示范园立足于阿布扎比资源禀赋和市场要素,重点发展高端装备、精细化工、金属加工、光伏能源、商贸物流和金融服务等产业。

 

 目前,这一示范园已具备四大优势。一是合作机制实现了创新设计。在工作机制上,国家发改委与阿联酋内阁建立了国家层面联系机制,江苏省与阿布扎比建立了“产能合作会议”省级协调机制,江苏海投公司与阿布扎比港建立了紧密的工作对接机制,三层机制保障项目高效推进。二是政府企业实现了良性互动。在中阿示范园推进过程中,国家发展改革委全程支持,江苏省发改委和江苏海投公司组成的筹备工作组针对土地等多个领域与阿方展开多轮谈判,形成了一揽子投资政策体系。通过政府间磋商有效推动示范园各项成本降至当地最优惠水平。三是金融支持方面实现了创新。示范园与多家金融机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为入园企业提供有力的金融支持,并开创性地在当地探索组建金融服务平台。目前,示范园正在申请包括银行、基金等在内的全金融牌照,以便为入园企业提供全方位金融服务,努力打造“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试点平台。四是产能合作助推产业转型。在当前部分行业国内市场趋于饱和、贸易摩擦导致成本上升、融资成本居高不下的环境下,企业入园投资不仅有利于促进国际产能合作,而且更加贴近客户市场,能够有效降低生产成本,节省运输和物流费用。

 

助力企业落户阿布扎比

 

 为帮助企业以更低的投资成本入驻,中阿产能合作示范园为入园企业提供了诸多优惠政策。

 

 在土地方面,园区按照国内开发区“五通一平”的标准开展基础设施建设。土地租金每平方米价格不高于7美元/年,并按照当地价格水平上下浮动,年增长幅度不超过4%20201231日前土地租金全额免征,此后租金按季支付,有效降低了企业的投资成本。

 

 在经营成本方面,示范园内水电人工等生产要素综合成本优势明显。示范园谷值电价7美分/千瓦时(约合人民币0.45/千瓦时),峰值电价9美分/千瓦时(约合人民币0.58/千瓦时)。示范园未来计划引进中国技术自建海水淡化工厂,预计水价将从目前的2.2美元/吨(约合人民币14/吨)下降20%30%。阿联酋当地工人主要来自印度、巴基斯坦、菲律宾等地,人工总成本约为700美元/(约合人民币4500/)。此外,示范园内企业和个人免征增值税、所得税、消费税和中间环节的各种税费,真正实现了零税率。

 

 在园区服务方面,示范园采用江苏开发区通行的“一站式服务中心”模式,提供厂房建设、生活配套、手续代办、金融支持、法律服务、市场咨询等全方位服务。同时,示范园紧邻中东最先进的自动化港口——哈利法港。目前,哈利法港吞吐量为250万标准箱及1200万吨散杂货,是中东地区最主要的航运枢纽之一。哈利法港二期工程建成后,中国发往中东、非洲、欧洲的货物将从迪拜杰贝阿里港调至此港中转集运。

 

 在金融支持方面,作为中东金融中心,阿联酋外汇储备充裕,资本流动自由,具备了比拟新加坡和伦敦的金融环境。中阿产能合作示范园同国开行、中信保和中国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紧密合作,为入园企业提供全方位、高效率的定制化服务。

 

 努力打造良好营商环境

 

2005年,阿布扎比政府制订了2030年经济发展蓝图,其主要目标是实现经济可持续、稳定增长。为此,阿布扎比政府特别设立了哈利法工业园区,以吸引全世界的企业在阿投资建厂。目前,哈利法工业园区已经发展成为世界最大的工业和自由贸易园区之一。工业区总占地418平方公里,分为AB两区,A区占地51平方公里,B区占地367平方公里。哈利法工业园区通过分区建立垂直整合集群,将特定行业的上游、中游和下游制造商分布在相邻区域,整合生产供应链,创造协同效应,提高生产力和生产效率。

 

 哈利法工业园区地理位置优越,距阿布扎比国际机场、迪拜国际机场仅45分钟车程,航空运输条件便利。毗邻区域内最佳的深海港口哈利法港,可以将货物运达全球300多个目的地。作为中东首个即将贯通铁路干线的工业园区,入园企业可以将货物以最快捷的方式运至其他海湾阿拉伯国家。此外,园区还建立了大型设备运输专属模块化路径及为液体金属运输修建的专属公路。

 

 在投资环境方面,哈利法工业园区采取100%无资本管制、100%自贸区所属权、100%无用工限制的开放政策,免征入园企业的关税和所得税,为企业提供阿联酋最低的公用设施收费、最低的成本运营环境。为了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哈利法工业园区还量身定制各种工业设施,建设预构件的仓库、轻工业厂房、创业和孵化中心等。

 

 目前,工业园区着重发展的工业集群包括汽车城(装配、贸易、物流、分销)、高分子聚合物工业园区(塑料、聚合物下游产业链)、物流城、金属城(钢铁下游产业链和铝业产业群)、建筑城、食品城、油气城等。除此之外,哈利法工业园区还为制药、可再生能源、垃圾焚烧发电、废物回收利用企业等提供优惠的入园条件。

 

 如今,哈利法工业园区已完成第一阶段50平方公里65%的租赁,第二阶段182平方公里总体规划将在明年年初完成,到2050年投资额将达到1000亿美元。2018年,哈利法工业园区共吸收外国直接投资15亿迪拉姆(约4.1亿美元),预计未来5年将吸引国内外投资15亿美元。201812月份,中远海运集团投资建设的集装箱码头开港。201916日哈利法工业园区与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就建设高分子聚合物产业园签署了合作协议。龙道博特20亿元人民币轮胎制造基地项目已于去年12月份破土动工,项目将于今年底完工,2020年迪拜世博会之前实现量产。

2019-02-1565 查看详细+
挪威政府批准北极地区一座铜矿开发计划   2019-2-14 全球金属网 

 

  

  外媒214日消息,挪威政府已经批准在欧洲最北端开发一座铜矿,尽管多年来,该铜矿的开发计划均招致土著萨米族牧民和渔民的反对。

 

   挪威此举将被视为北极地区开发的试金石,当地气候变化和技术革新正在促进矿产和能源、航运和旅游业开发,但另一方面当地民众传统的生活方式也面临威胁。

 

   挪威政府在一份声明中称,“该铜矿顶目将加强在北部地区的工业基础。这对当地社区而言,也会带来好处,因为其将提供就业港口和有助于提升技能水平。”

 

   该名为Nussir ASA的铜矿顶目将带来投资,新的工作机会,但是另一方面,采矿会影响夏季驯鹿牧场,且尾矿坝建设也会殃及沿海鳕鱼的产卵场所。

 

   当地驯鹿牧场主Nils Mathis Sara称,“对于政府的这个决定,我们深感震惊。我们希望挪威政府能听取我们的呼声,严肃地对待我们的诉求。我们会永远反对这个决定。”

 

   他称,一些养殖商已经在讨论是否采取法律行动来阻止该矿的开发计划。

 

   据称,该铜矿含铜量大约为720万吨,同时也是挪威铜储量最大的铜矿。

2019-02-1569 查看详细+
2018年我国产金401.119吨 连续12年冠居全球

20190214日中国矿业报 

 

 据中国黄金协会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黄金产量为401.119吨,连续12年位居全球第一,与2017年相比,减产25.023吨,同比下降5.87%。其中,黄金矿产金345.973吨,有色原料产金55.146吨。

 

2018年,进口原料产金大幅增长,达到112.783吨,同比增长23.47%,若加上这部分进口原料产金,全国共生产黄金513.902吨,同比下降0.69%

 

 2018年,全国黄金实际消费量1151.43吨,连续6年保持全球第一位,与2017年相比增长5.73%。其中:黄金首饰736.29吨,同比增长5.71%;金条285.20吨,同比增长3.19%;金币24.00吨,同比下降7.69%;工业及其他105.94吨,同比增长17.48%。国内黄金消费市场持续回暖,首饰和金条、工业及其他用金继续稳定增长,金币销售略有下降。

 

 黄金行业积极响应国家生态文明建设,不断转变发展方式、优化产业结构,部分处于自然保护区内的矿山进行有序退出,一些技术装备落后的矿山减产或关停整改,导致内蒙古、陕西等部分省(区)矿产金产量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

 

 在全国矿产金产量大幅下降的前提下,大型黄金集团产量呈增长态势,中国黄金、山东黄金、紫金矿业、山东招金等12家大型黄金企业集团黄金产量占全国产量(含进口料)的比重由52.42%提高至55.08%,矿产金产量占全国的比重由40.65%提高至44.55%,其背后的原因是近年来不断推进科技创新、优化产业结构的成果。为强化企业核心竞争力,夯实黄金矿业发展基础,大型黄金企业集团加强对行业关键、共性技术难题的研发和攻关。由中国黄金协会组织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长春黄金研究院有限公司等单位起草制定的《黄金行业氰渣污染控制技术规范》,获原环境保护部批准发布,在此基础上长春黄金研究院研发了氰渣污染控制与综合利用技术及配套装备,招金金合研发了金精矿氰渣全组份无害化利用技术,助力黄金行业环保水平登上新台阶。赤峰山金红岭研发了低固废排放高效充填采矿方法,实现低固废产出、高效率开采的目标。中金甲玛、紫金多宝山铜钼分离技术取得新突破。

 

2018年,黄金行业“走出去”步伐加快。重点黄金企业集团境外矿产金产量已达23.4吨,我国黄金企业走向海外已成为一种新的发展趋势。中国黄金成功购买俄罗斯克鲁奇金矿70%股权;紫金矿业成功收购塞尔维亚最大铜矿RTB Bor项目和加拿大Nevsun公司,合计投资额超过200亿元;山东黄金在香港H股主板成功挂牌上市,成功迈出走向国际资本市场的第一步;赤峰黄金2.75亿美元收购老挝Sepon露天铜金矿,并成功交割。

 

 2018年,黄金首饰消费继续增长,但增长幅度有所放缓。其中,硬金、K金类首饰表现抢眼,古法金以及文创类产品兴起,是带动黄金首饰消费增长的主因。硬金、K金销量的大幅增加,体现出购买者更倾向于黄金首饰的艺术性和观赏性。同时,黄金珠宝销售的品牌集中度也在提升,大型品牌黄金销售商如中金珠宝、上海豫园、北京菜百等销量均大幅增加。受四季度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股市大幅下跌等因素影响,加之中美贸易摩擦及一系列复杂的经济局势推升了黄金的避险需求,越来越多的机构和居民倾向于持有黄金,促使金条消费大幅增长。另外,高端电子产品需求旺盛,工业用金量继续增加。

 

2018年,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复杂多变,国际贸易保护主义加剧。年初,国际金价以1302.70美元/盎司开盘后上涨,此后的4个月内,国际金价在1330美元/盎司上下窄幅波动,最高触碰过1366.05美元/盎司,4月底开始,在美联储加息、贸易战以及美元持续走强的影响下国际金价下跌,816日曾一度跌至最低价1160.10美元/盎司,随后在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等事件催化下,国际金价开始反弹,年底收于1282.20美元/盎司,全年平均价格为1270.57美元/盎司,同比增长1.23%。国内金价与国际金价表现出的波动趋势大体一致,上海黄金交易所AU9999合约全年平均价271.44/克。

 

2018年,上海黄金交易所全部黄金品种累计成交量6.75万吨(双边),同比增长24.35%;成交额18.30万亿元,同比增长22.23%。在国内外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我国金融市场经历了阶段性的高风险时期,实体经济也承受着下行压力。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下,黄金避险职能凸显,现货成交量大幅增长。

 

2018年,上海期货交易所黄金期货合约累计成交量共3.22万吨(双边),同比下降17.22%,成交额8.85万亿元,同比下降18.35%。黄金期货与钢铁、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合约相比,价格波动区间较窄,交易资金分流明显,大幅影响了黄金期货成交量。但进入2018年四季度以后,随着金价回升及受外盘影响,黄金期货交易呈现出反弹迹象。

 

 近年来,各国央行黄金储备呈现增加趋势,俄罗斯央行仅在2018年就增加黄金储备275吨,并已超越中国成为全球第五大黄金储备国。截至201812月,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我国官方黄金储备为1852.52吨,这是自201611月以来首次增加黄金储备。同时,中国人民银行还发布了《关于黄金资产管理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金融机构互联网黄金业务管理暂行办法》、《黄金积存业务管理暂行办法》三个文件,旨在加强对黄金市场的监督管理,防范黄金市场风险,维护市场秩序,保护投资者权益。

2019-02-1582 查看详细+
全球最大铜矿背后的故事:从矿山赌徒到巨无霸

20190213  易矿资讯  

 

【导读】

埃斯孔迪达铜矿 ( Minera Escondida )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生产性铜矿山,其高峰时期年产铜达到近150万吨。可以说,目前除智利、秘鲁、中国外,它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的铜矿产量都大。

此文来自中信出版社 2011 年出版的《必和必拓 : 从矿山赌徒到巨无霸》译著第八章 " 深藏不露 "。其中披露了许多关于 La Escondida 巨型斑岩铜矿鲜为人知秘密,包括 J.D.Lowell 差点失去铜矿的发现权;顾主公司耍流氓赖皮,原本要付 Lowell 矿床总价值利润 5% 的发现权费(值数亿美元),可最终 Lowell 只得到了 300 万美元;同时发现的 Zaldiver 矿床只收到半个矿的发现权费 475 万美元,因为 Lowell 所登记的矿权区只占矿床的一半等。如果你对这个铜矿发现权的争斗内幕感兴趣,那么今天的这篇文章,一定能满足你的兴趣。

 

--------------------------------------------------------------------------------

 

埃斯孔迪达矿 ( Minera Escondida ) 位于阿塔卡马沙漠 ( Atacama Desert ) 这是安第斯山 ( Andes ) 西面一片几乎没有降水的沙漠高原。 人们认为戴维 · 洛威尔 ( J. David Lowell ) 这位传奇式的美国采矿工程师和地质学家比其他任何勘探人员找到的铜矿都更多。

 

洛威尔说:" 我在智利作为地质顾问为智利国家铜业公司 ( Corporacion Nacional del Cobre de Chile, 简称 Codelco, 为智利国有铜矿公司和世界最大铜业公司 ) 工作了几年后, 提出出阿塔卡马沙漠项目设想。我对智利所有的大型铜矿床熟悉之后, 在一张 1100 万的地图上发现它们的位置完全呈一条直线。"

 

这条直线使他确信, 在几条高耸的锯齿状山脉之间那片烈日烘烤的像火星一样的沙漠高原上,肯定还存在着另一个大矿床。 他设计了一个勘探计划, 勘探范围是一条 32 公里宽、500 公里长的地带, 处于北面的丘基卡马塔 ( Chuquicamata ) 和南面的萨尔瓦多 ( El Salvador ) 两个已经发现的矿床之间。 犹他国际公司和盖蒂石油公司 ( Getty Oil Company ) 成为各占 50% 权益的合资伙伴, 而洛厄尔则谈妥了一项合同, 规定由他负责计划和管理这个项目,并且可从任何可开采的勘探发现中获取发现费或一定比例的项目权益。

 

01

 

1979 1 月,一队四轮驱动车辆从智利北部的港口安托法加斯塔 ( Antofagasta ) 出发, 前往那条 500 公里长的地带上第一个可能发现铜矿的地点。 此处海拔高度在 2,500 4,000 米之间, 智利人并不认为这个高度很高。天气非常炎热干燥, 以致于探矿人员在帐篷里挂上森林和河流的图片, 好让自己还能想起它们是什么样子。 洛厄尔在靠近亚利桑那州与墨西哥边界的里奥 · 里科 ( Rio Rico ) 他的矿业办公室里说:" 那里的空气极其清澈透明, 星星亮得就像是小灯泡, 许多天文台就座落在此地。 夜间从帐篷走出来,周围一片寂静, 只能听到血涌进耳朵的声音。"

 

接下来的两年, 洛威尔在崎岖起伏的地面上到处步行探查可能表明有铜矿存在的有意义的矿石露头,他的靴子都磨破了, 有段时间他没有鞋穿。 他说:" 我们找的不是地下矿, 而是露天矿。" 每当他找到一个可能的矿点, 勘探人员就以 500 米的间距打上一排钻孔。 这个间距比一般勘探的钻孔间距要宽,然而他们寻找的矿体类型应该很难错过。 " 它应该有几千米长。"

 

安托法加斯塔东南 170 公里的一个很有希望的地点,曾经被 Codelco 和其他几家公司先后圈下 5 次。 洛厄尔说:" 他们申请了勘探权,仔细查看后认为不值得钻探, 就放弃了。"

 

此地区表明斑岩铜矿系统存在的矿石露头规模相对较小, 其他地方则覆盖着一层被称作 " 丘查 " ( chucha,译为捣蛋鬼更好 ) 的粉末状褪色岩石。一座山顶上的露头有部分淋滤过的盖层, 对于这种淋滤的意义大家意见不一, 其原因就是这里是阿塔卡马沙漠的中心,世界上最干燥的地区之一, 那么水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洛威尔解释道:" 这个沙漠底下到处都有地下水层, 有时深度达到地下 300 米。 在世界上一般地方, 水是从降雨中来的,并且渗透到地下。 而这里的水是从地下水层上升到地表的, 在此过程中含有铜矿物的盐分溶入水中。 我认为我是第一个理解这一过程的人, 这帮助我发现了矿床, 尽管我得承认我对自己的结论并没有多少信心。但是我觉得还是很值得在那个地点打钻。"

 

戴夫 · 洛威尔是亚利桑那州牧场主的儿子。 他那年 53 岁, 由于大部分时间都在室外度过, 他的面庞活像是用砂岩凿出来的。 他和其他队员们彻夜讨论给他们的勘探项目取个名字, 为了误导竞争者,这个名字要让人认为勘探权是由一个小矿业公司圈下来的。 洛威尔建议给项目起名 " 圣弗兰西斯科 " ( San Francisco ) ,这个名字在勘探项目中很常见。

 

但是负责为该项目申请勘探权的智利人唐纳多 · 罗哈斯 ( Donaldo Rojas ) 表示异议。他说:" 不, 不, 小矿业公司应该更浪漫一些。 我们应该把它叫做‘拉 · 埃斯孔迪达’ ( La Escondida ) 意思是‘深藏不露者’。" 这个名字表明, 勘探者不想让其他竞争者知道勘探地点;如果他们发现了有价值的矿, 这个名字也可以表示他们在废石中找到的秘密宝藏。

 

洛威尔回到了安托法加斯塔的办公室, 留下他的智利助手弗兰西斯科 · " 潘乔 " · 奥尔蒂斯 ( Francisco "Pancho" Ortiz ) 负责钻探工作。 他说:" 打了 5 个钻孔后,因为没有获得肯定的结果,潘乔给我发电传, 请求允许停止钻探。 我叫他继续钻探。 结果下一个钻孔就是‘波佐 6 号’ ( Pozo 6 ) [ 6 号钻孔 ] "

 

02

 

1981 3 14 日, 波佐 6 号钻孔在 240 米深度打到了 1.51% 品位的铜。 回旋钻头接触到了含有高品位铜矿的埃斯孔迪达主矿体。 整个矿体 3 公里长, 1 公里宽, 平均铜品位达 2.5% 有些单独的矿块品位高达 5%

 

这一发现在圣弗兰西斯科的犹他公司总部引起轰动。吉姆 · 柯里说:" 我们在那个地区打了很多很多钻孔,当我们正要放弃的时候, 我们的一个钻孔正好打到了埃斯孔迪达矿床的中心。 这让人非常兴奋, 尽管在那个时候在智利投资是有问题的。"

 

仅仅在 10 年前,智利的外资矿山被萨尔瓦多 · 阿连德 ( Salvador Allende ) 总统的马克思主义政权收归国有。 但是在 1973 年, 奥古斯托 · 皮诺切特 ( Augusto Pinochet ) 将军领导的一次右翼军事政变暴力推翻了阿连德政权并杀死了阿连德。面对摇摇欲坠的智利经济, 新总统废除了原外资矿山的国有权, 并欢迎外国投资。

 

戴维 · 洛威尔说:" 犹他国际公司对于政府可能重新没收埃斯孔迪达矿吓得要命。我们这些住在智利的人大多认为在皮诺切特政府掌权的情况下这种事情不大可能发生, 但是公司害怕投入自己的资金, 他们要求 100% 的项目融资。"

 

但是项目刚一开始就发生了争议, 3 名犹他公司的员工和 1 名盖蒂公司的员工声称自己发现了埃斯孔迪达。 洛厄尔说:" 这些人之中没有一个到过埃斯孔迪达项目区,但是矿床一发现, 他们就来争功。 他们还剥夺了我参与确定钻探位置的乐趣。 矿床发现后我就被人为地与埃斯孔迪达隔开。

 

当时发生过很多不快, 而且更让人受不了的是他们在第一个打到埃斯孔迪达矿床的钻孔旁边立了一个纪念碑,刻上他们的名字, 却没有我的名字。 在有重大矿业发现时经常发生这种事; 事实上, 发生这种事情的情况反倒比不发生的情况更多。"

 

在埃斯孔迪达发现一年后, 罗伯特 · N · 希克曼 ( Robert N. Hickman ) 出任埃斯孔迪达矿总经理。希克曼说:" 犹他公司和盖蒂公司都意识到埃斯孔迪达是极其重要的资产。作为埃斯孔迪达矿的总经理, 我完成了所有的销售工作, 并安排了矿山开发的资金。 我们拜访了产品销售对象公司所在国的政府, 主要是日本、德国和芬兰政府。 在日本主要是日本进出口银行 ( Japan Import Export Bank ) 日本人此前从未给他们只占少数权益的企业发放过贷款。 而且那时智利还在皮诺切特统治之下。"

 

此后在 1984 年,德士古公司 ( Texaco ) 收购了盖蒂石油公司, 并于第二年 8 月份决定出售它在埃斯孔迪达矿的 50% 权益。RTZ 公司的鲍勃 · 威尔逊看到了机会。 他说:" 我知道犹他公司对那 50% 权益拥有优先购买权。当时的铜矿市场相当不景气,而且大多数人并不看好智利, 因为当时还正是皮诺切特政权的鼎盛时期,尽管可以预见到这个鼎盛时期在项目投产运行之前就会结束。这使我致力于设法与犹他公司建立合作关系。

 

03

 

我与当时 RTZ 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德里克 · 伯金 [ 爵士 ] ( Sir Derek Birkin ) 一起见了他们。 我们的自我介绍大意是这样:‘我们不想跟你们竞购,我们知道你们有优先购买权。但是我们觉得你们也不想自己买下 100% 项目权益。 我们能不能和你们一起研究一下组成合资企业的可能性?"

 

确实存在着这种可能性。犹他的母公司必和很高兴有其他人分担开发费用。鲍勃 · 希克曼说:" 最后我们组成了一个集团来购买德士古拥有的权益。开始时我们拥有 60% 权益, RTZ 得到 30% 以三菱为首的一个日本集团拥有 10%

 

" 为了诱使世界银行 ( World Bank ) 参加这个项目, 我们给 [ 世界银行向私人企业投资的机构 ] 国际开发公司 (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简称 IDC ) 一项最多可从我们的 60% 权益中购买 5% 的期权。 最终他们买下了 2.5% 并且提供了一些资金。 这些安排是在 1985 10 17 日完成的, 那天正是我 60 岁生日。"

 

因此必和在埃斯孔迪达项目拥有了 57.5% 的权益。 一年多以后, 必和公司的 " 湾流 " ( Gulfstream ) 专机横穿太平洋,机上载着布赖恩 · 洛顿、格雷姆 · 麦格雷戈和罗伯特 · 霍姆斯 · · 科特。 正如我们已经读到的,霍姆斯 · · 科特是 1986 9 15 日加入必和董事会的。

 

格雷姆 · 麦格雷戈回忆道:" 我们绕了一个大圈子, 在新西兰加油, 在塔希提岛 ( Tahiti ) 过夜, 又在复活节岛 ( Easter Island ) 加油, 然后飞往圣地亚哥 ( Santiago ) 。我们看了一下埃斯孔迪达, 在圣地亚哥开展了有关智利经济的讨论。 皮诺切特仍在当政, 智利经济基本上仍然是封闭的。 从很多方面来看, 在智利投资是相当大胆的决策。"

 

吉姆 · 柯里发现霍姆斯 · · 科特 " 冷淡而傲慢。他有种种奇怪的想法,比如我们应该把智利的铜矿业务卖掉, 因为这些业务毫无用处。" 但是鲍勃 · 希克曼说, 在考查了智利北部的铜矿区后, 霍姆斯 · · 科特改变了主意。希克曼说:" 我们对霍姆斯 · · 科特做了工作。他是带着夫人和女儿一起去的。他夫人非常能干, 但他们从前都没有到过南美洲。

 

我们带霍姆斯 · · 科特去了智利北部, 但是在带他去埃斯孔迪达之前, 我们先带他去了丘基卡马塔,那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企业之一。他能看出丘基卡马塔的规模可以媲美澳大利亚的任何工业企业, 他也能看出埃斯孔迪达可能非常重要, 但是在他第一次看到丘基卡马塔之前,他不可能明白埃斯孔迪达究竟有多好。丘基卡马塔那时已经投产 50 年了, 正在开采深层矿体。

 

他们向他展示了大的截面图,他能够看到那些巨大矿体的位置, 以及矿体被开采的过程。 然后我们去埃斯孔迪达, 拿出埃斯孔迪达矿体的截面图, 与丘基卡马塔未开采时的截面图非常相像。霍姆斯 · · 科特原来对我们持批评态度,后来却变成了埃斯孔迪达的热烈爱好者。他回到澳大利亚后就放弃了对该项目的反对。 他是个赛马迷, 把他的一匹马起名叫埃斯孔迪达。"

 

04

 

1987 年,必和与犹他的合并正式完成, 成立了必和 - 犹他矿业国际公司 ( BHP-Utah Mineral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 ) 。它是世界最大的矿业企业之一, 在日本、欧洲、美国和南美都有大量业务。 罗伯特 · 霍姆斯 · · 科特和约翰 · 埃利奥特的问题还有待解决。格雷姆 · 麦格雷戈觉得霍姆斯 · · 科特特别难以相处。 " 他是个赌徒, 但又非常固执," 麦格雷戈说。 " 我不同意他的某些观点, 并且在财务委员会会议上跟他吵得不可开交,因为我不喜欢他提议的一些事情的潜在后果。 他想要把公司分拆, 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不仅如此, 还有一些提高公司某些部门负债的财务做法也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尽管与霍姆斯 · · 科特迥然不同, 但布赖恩 · 洛顿发现后者可以 " 非常有魅力。有一次我和他一起去伦敦, 那时他拥有一大批剧院," 洛顿说。 " 我去伦敦是公司公务, 他则是渣打银行 ( Standard Chartered Bank ) 的事, 因此我们只是碰巧一起去伦敦。 他邀请我乘坐他的飞机, 那是一架波音 737 我们从珀斯起飞,在什么地方停下加油, 然后在卢顿 ( Luton ) [ 2 ] 着陆。在伦敦,我们观看了迈克尔 · 克劳福德 ( Michael Crawford ) [ 3 ] 主演的《歌剧院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1987 7 月,霍克政府第三次当选, 这使财政部长基廷有机会完成他范围广泛的财政改革。 但是对于那些帝国建立者和资产剥离者来说, 一场残酷的惩罚即将到来。

 

10 19 日星期一, 纽约道 · 琼斯指数下跌了 22.62% 华尔街的 " 黑色星期一 " 导致了澳大利亚的 " 黑色星期二 " 全部普通股指数 ( All-Ordinary index ) 暴跌 24.3%

 

约翰 · 埃利奥特说:" 此事发生时我正在飞回澳大利亚的途中。我下了飞机, 我还记得到处都是记者, 可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个星期天晚上, 伦敦遭遇了一场暴风雨, 那是一次飓风, 把树全都刮倒了。 我们是那天晚上出发的, 星期二早上到达墨尔本——在路上损失了一天。我下了飞机, 回家冲了个澡, 就去了办公室。 我想:‘这儿的反应太过分了。’ 我们拥有一个大型养老基金, 我们告诉搞基金的那帮人:‘赶快入市。’ 他们听了我们的话,得到了相当好的回报。"

 

霍姆斯 · · 科特向当天采访他的财经记者特里 · 麦克兰 ( Terry McCrann ) 明确表示, 他要把包括不动产和股票在内的自己所有资产全部出售。 但是他能够找到的买家只有他的对手。麦克兰说:" 霍姆斯 · · 科特从来都不是 [ 布赖恩 · ] 伯克 ( Brian Burke ) [ 4 ] [ 艾伦 · ] 邦德的天主教工党帮的一员。 但是伯克政府愿意买下他在珀斯的全部地产。邦德则愿意买下他的公司——贝尔集团。 这当然不是为了帮助他, 而是为了掠夺贝尔资源旗下公司内部十多亿澳元的现金。"

 

但是新闻媒体当时并未发现, 后来也一直没有发现的是,伯克还与霍姆斯 · · 科特达成协议, 买下全部他拥有的必和公司股份。 这项交易没能进行下去, 是因为财政部长保罗 · 基廷否决了它。

 

05

 

霍姆斯 · · 科特与伯克两人各自找了基廷。 基廷说:" [ 霍姆斯 · · 科特 ] 想让我允许西澳大利亚州政府买下他在必和的权益, 我拒绝了。他说动伯克州长买下那些权益。" 基廷说, 当伯克与他联系时, 他告诉伯克:" 买下这些权益不是州政府的事。" 伯克的抗议也无济于事。

 

基廷说他最担心的是, 如果必和公司陷入麻烦,那相对较小的西澳大利亚州社区就得首当其冲。 他说:" [ 那些 ] 问题会一直堆到我的大门口。无论如何, 我拒绝了他。 霍姆斯 · · 科特为此事冲我大发雷霆。 他说, 为什么我不让他 [ 伯克 ] 这样做? 我说:‘啊, 你知道, 我得考虑国家利益问题。’ 因此他保留了那些股票。"

 

霍姆斯 · · 科特正在肯布拉港钢厂的 " 董事屋 " ( Directors Cottage ) 参加必和公司董事会会议, 此时他收到消息, 美林银行 ( Merrill Lynch ) 收回了授予他的 10 亿澳元信用额度。 杰里 · 埃利斯当时是钢厂的总经理。他说:" 我妻子正在伍伦贡附近的乡村招待珍妮特 · 霍姆斯 · · 科特, 因此她们被紧急叫回来。 我想他有一架直升机随时待命, 准备载着他们迅速离开。"

 

约翰 · 埃利奥特当时也正在参加董事会, 他说:" 霍姆斯 · · 科特并未完全垮掉,但他从此消失了。 我们决定不自己买下必和公司, 历史证明这是一个错误。 艾德士公司本可以买下霍姆斯 · · 科特的股份, 这样我们就控制了必和。 我们非常认真地做了研究,我们本可以用 12 亿澳元买下必和。 现在看, 它值 1,000 亿澳元。真是令人目瞪口呆。

 

" 我们的担心之一是必和无法控制任何产品的价格。 钢铁工业的价格是由政府定价控制的,而石油、铁矿石和煤炭是矿产品, 因此我们将会被经济潮流所左右。 然后我们花了一两年时间来做善后工作。 善后工作的结果就是我们成立了一家名叫‘哈林’ ( Harlin ) 的控股公司, 基本上买下了必和持有的我们的股份。"

 

必和确实把它持有的艾德士股权售予哈林控股 ( Harlin Holdings ) 换回的是哈林的可转换优先股。 这些优先股加上利息后, 总共相当于 10 亿澳元以上的债务。

 

布赖恩 · 洛顿回忆道:" 显然那是一个艰难的时期, 现在回头看你就能看得很清楚了。每一代都有自己的困难和挑战。 就像我说过的, [ 霍姆斯 · · 科特和约翰 · 埃利奥特 ] 的战略是无法持久的, 而我们管理着企业, 直到事实逐渐明朗化。"

 

格雷姆 · 麦格雷戈相信, 必和是幸免于难。 " 我想, 假如整个必和公司都被霍姆斯 · · 科特收购,从约翰 · 埃利奥特及艾德士的最终结局来看, 必和可能就会从内部崩溃。"

 

越来越走投无路的霍姆斯 · · 科特想把他的股份卖给凯里 · 帕克,但后者拒绝了。 保罗 · 基廷说:" 我知道有一批人对他说:‘你为什么不拿下钢铁部门呢? 你把股票给必和,他们把钢铁部门给你。

 

" 我知道 ACTU 就是跟他这么说的,因为 [ 钢铁工业 ] 需要对工作环境进行许多改变才能搞得好。 ACTU 对他说:‘你买下它, 我们就能把它搞好。’ 可是他不愿这么做。 你瞧, 说到底罗伯特 · 霍姆斯 · · 科特并不是建立企业的人。说到底他是一个投机者, 一个伟大的投机者, 是我们见到过的最聪明的投机者。 但他毕竟还是一个投机者, 因此他拒绝收购必和的钢铁部门就意味着他受困于必和的事态发展进程;必和不得不把那些股权清理掉, 而他则欠了银行大笔债务。"

 

但是金融危机并未影响埃斯孔迪达矿的工作。 鲍勃 · 希克曼说:" 批给我们的预算是 11.43 亿美元, 我们只用了 8.63 亿美元, 因此省了一大笔钱。 融资安排全都是与谈成可接受的销售合同联系在一起的。这就使买家——也就是德国人、日本人和芬兰人——在谈判中占了上风。 我们谈判销售合同时遇到了很大困难, 直到 1988 年年中才完成。我们在纽约世界贸易中心 ( World Trade Center ) 举办了盛大的签字仪式。

 

" 然后我们就开始动工建设了。 我们在开采前剥离了 1.8 亿吨废石才到达矿体, 那是开发工作中最费时的一项工作。 我们在 29 个月内完成了这项工作,而原计划是 36 个月, 这也是我们比预算花费更少的原因。"

 

戴维 · 洛威尔的合同规定他可以在任何成功的发现中获取 5% 的权益, 可是在最后一刻犹他公司要求把他的权益价值封顶于 300 万美元。洛厄尔说:" 我答应了, 这对我来说是个错误。 我相信他们会同意给我 3% 的权益并不设封顶, 以代替 5% 的权益。 对我来说这个差距足有几十亿美元。"

 

06

 

洛斯 · 科罗拉多斯 ( Los Colorados ) 选矿厂从 1990 11 月开始加工矿石,而记录表明第一船产品是在 1990 12 31 日从安托法加斯塔运出的。鲍勃 · 希克曼说:" 事实上, 那条船是 1991 1 1 日离港的,但是公司急于让第一船产品在 1990 年运出, 因此我们在签署单据时就签成了 1990 12 31 日。"

 

在此之